囤文地/小段子/随笔
简繁夹杂,爱挖坑脑洞深不见底……

欢迎留言、噗浪找我玩:)

[韩叶]万金买邻 (变成那个她paro)

*性转梗有,慎

*如果有ooc请轻拍w

*私设两人都是租屋高中生,住在对面

*有一点点喻黄插花

 

  我,其实想写这个很久了,单篇完不是开坑,所以就让我任性一下吧ww

之前才和小伙伴吐槽我写你的本命写的比我自己的还多了,可是这种相处模式,我直觉得就带入韩叶呢(笑)

 

  因为找不到介绍文所以大家就委屈一下看我流解释吧ORZ

  这个设定来自一本漫画,叫做「变成那个她」,简单的说,就是世界有一个机制,在性别比不均衡的时候会让一部分的男性「羽化」达到调整性别平衡的效果,原因不明,一般在七到八岁前就会发生,也有个案会再晚一点。

 

以下,正文喔☆

 

 世界上有太多不可操纵也不可预料的事,简单的说叫做意外,浪漫的说叫做命运,你相信,命运吗?

 

  「叮咚!」听到了门铃响一声,正在房里上网翘着脚虐菜的叶修无奈的离开舒适的小窝,拖着脚步去开门──他记得房东说今天有新室友要来。

  打开里面的门之后,他本能的瞥了一眼外面的人,不看没事,看了他差点把刁在嘴里的糖掉下地,赶忙着再把外面一层的门打开,让人进来。

  「我擦不是吧?老韩你也要住这儿?」一直到又把门关上了,叶修也没从惊讶中平复过来,这个初中和他同班了三年的同学,说熟识都见外了,简直是了如指掌,两个人一路什么都要比,倒也不是什么下战帖一类的,只是一种都觉得输谁都行,就不想输这家伙的心情,起初的一分幼稚,这么一路热闹上来,却成了最了解对方的存在,虽然各自都坚持:孙子兵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韩文清平淡的回了一句:「荣耀高中,一班。」接着没怎么理会他故作的大惊小怪,提着自己的东西往走廊底右转的房间进去,叶修忙着跟上不忘补一句:「我知道我们又得再当三年同学,我是问你为什么住这儿?」韩文清无奈的回头看他:「这房子离学校近,而且我不知道你住这儿。」言下之意自己也是既意外又无奈。

  顺带一提,叶修是左边房间,就在他对面。

  「怎么这么说话啊,哥福星高照住的地方地灵人杰,对了,下午应该还有两个室友要来,就麻烦你招呼,别吓到人家了啊!」叶修边说边不忘钻回自己房里,好像再脱离冷房一秒钟就会蒸发一样,最后一句话根本是隔着门传出来的,韩文清一边打里行李,听到他的话,又是一阵摇头。

  下午来的两个房客也是旧识,似乎是约好了要住一起的,也是荣耀的新生,二班的,饶是韩文清也难得暗自庆幸自己不和其中一个同班,因为实在是太吵了,没见过一个人能说这么多话还不累的,另一个让他暗暗佩服了一番,耐受力太惊人了。

  一星期后,高中开学了,一切就是国中开学的再演版,一下全班都知道这两人的死对头设定,谁也不让谁,成绩、表现也就算了,有打游戏的同学还发现,他们甚至连pk赢了几个人都要较劲,比个没完,这么惊涛骇浪的过了一年,直到再次迎接暑假。

  长假时在外租屋的学生多半都会回家,直到假期进入尾声,这次先回到租屋处的人是韩文清,准备着开学考的内容时,他听见了电铃响,放下书本去开门,却被门口的来人吓了一跳。

  门口站着的是两个目测高中年纪的女孩子,一个留着微卷的长发,穿着一身碎花洋装,脸上挂着甜美可人的笑,拉着另一个的手,被拉着手的那个,头发略短一点,乌溜溜得很直很柔顺,穿着白T和牛仔短裤,表情看起来五味杂陈,仔细一看手上还提着行李。

  无论如何,让淑女站在门口干等,实在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行为,韩文清开了门让她们进来,请她们先在客厅坐下,没想到黑发的开口说话了:「老韩你别客套了,是我叶修,我只是要回我房间。」韩文清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听到一边的少女笑着接话:「叶姊不是说了要配合演出的吗?」「沐橙你别闹啊……而且你改口的真顺。」

  韩文清一下更不能明白现在的情况,只好开口问:「请问两位是?」「这是沐橙,下个月也要进荣耀高中,算是学妹,发小托我照顾,也住这附近,她坚持要来看看我住的地方,至于我,说出来你不相信,我是叶修。」韩文清怀疑的盯着眼前说话的人,原本就严肃的面容,变的几乎能吓哭小孩,弄的叶修只好翻出一张身分证递给他,上头明明白白的写着叶修,性别女,这下韩文清的脸色好了点,却显出了困惑。

  「我就是你一直认识的叶修,你不能相信对吧?我也是。」她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透出一点点感慨,「回家之后的第二个星期,我没来由的一直犯困,到了异常的地步,我妈刚好忙完了一个案子回来,看到我那个样子,和我弟两个人把我连拖带拽的送去医院,检查了半天,医生说应该是『羽化』,你听过吧?」韩文清这下明了的点了点头,叶修又继续说下去,「后来我一天清醒的时间愈来愈少,有天我睡下了之后,再醒来就成了这样……没事没事,只是要习惯新的身体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所以我才晚了几天来。」看到韩文清居然露出了担心的神色,叶修立刻摆了摆手让他别在意。

  「我想了想,转学搬家都太麻烦了,就决定照旧过,不过,老韩啊,」她扬起了一个一如既往嘲讽的笑「你要不看在女士优先的份上,以后就别比了,把第一都让我?」韩文清至此相信眼前这少女真的是自己多年来的死对头了,哼了一句想得美。

  叶修也像是早猜到他的回答一般,提起了行李就要往房间里走,苏沐橙很自然的帮她拎了一点,两人就这么进了韩文清对面的房间,这时电铃又响了,韩文清只有又去开门,发现是另外两人回来了,因为采买了太多生活用品没有空出来的手开门,只好按电铃,看着大包小包的两个人,马上猜到是活泼室友拉着好人室友帮忙,不禁偷偷在心里为好人室友点蜡。

  晚些时候,苏沐橙告别了他们,出了房门的叶修趁着难得的一起晚餐,顺道和另外两位也简单的解释一番,「相信几位知道真相之后,就不会有任何非份之想的对吧?」「少往脸上贴金,本来想着来了个妹子还挺高兴的结果居然是你,谁还能有什么非份之想啊?」活泼室友发难,「相处愉快。」好人室友依然是那个三月春暖花开的笑。

  开学的那天,不意外的有很多人对班上来了个新妹子吃惊,而且坦白说,叶修现在的样子算的上美人一枚了,但是内在依然是那个样样在行、嘲讽连放的叶修,男同学们知道真相之后,也只有长吁短叹一番,对于新的生活,她其实也没有特别做出什么改变,最多也就是改去一些男性化的举止而已,生活习惯也好,热爱竞争、嘲讽什么的,她一样也没丢掉,就好像为了怕谁不习惯一样。

  他们的日子,一如既往,直到收到毕业旅行通知的那天,回家之后,他们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吵了一架。

    「我是认真的,这次旅行,你别去。」韩文清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个头变小了,气势却丝毫未减的多年对手,「你说的就算数了?你把自己当成我的谁了?」其实叶修本就不怎么爱出门,宁可窝在房里打游戏,可一听见他这么说,一把火就隐隐的冒上来,带刺的话脱口而出。

  瞬间,客厅里的气氛跌到了冰点,叶修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韩文清叹了口气,就在旁边摆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心说他怎么就老不把自己的事放心上呢?那自己,又为什么会出手去管?

  进了房间,叶修就往床上一躺,其实她哪里不懂对方的用心呢?自己也清楚羽化后的半年应该万事小心,能避免就别出远门,所以真的不应该去,可是习惯性的就是不想依着他的意思,看来自己愈来愈婆妈了,成天纠结这破事,她不自觉的无奈一笑。

  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下腹漫起,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伸手去捞包里苏沐橙送的行事历小册子,一翻开看了,就不禁啧了一声,这么乱,她很快又是一阵瞎搅,好在还是给她捞出了一片卫生巾,但是好运也就到此为止,因为一打开厕所灯,她就面临了一点库存也没有的窘境。

  其实,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原先估摸着还有一星期,就想着放假时候再去补货,谁知道呢?意外就来了,该处理的处理完,她又倒回了床上,一抽一抽的疼已经在一晃眼间达到了难以忽视的地步,完全夺走她出门的欲望,「操……」用完全不符合现在形象的词语骂了一句,硬是要起身出门的时候,有人敲了敲她的房门。

  「进来。」刚在心烦着应该怎么办的叶修,听到敲门声只觉得更疲劳了,看了一眼进门的人,还来不及说话对方就先开口,像是已经准备好讲稿一样:「叶修,我想了想……你怎么回事啊?」准备好的讲稿,在看到她的时候,全都忘了。

  「还能怎么回事……女人病呗。」语毕,像是自嘲般的笑了笑,「我说,老韩啊,你帮把手吧,虽然我们才刚吵了一架。」「帮什么?」看见眼前制服都还来不及脱,就像煮熟的虾一样蜷在床上的叶修,韩文清的一颗心都软了,「去外面找家小卖店,」她顿了顿,似乎是在衡量用词,最后还是用最浅白的话说「买卫生巾。」

 这么尴尬的事,他会做吗?打从羽化之后,她觉得自己愈来愈猜不中韩文清了,看着眼前的人二话不说的转身出门,她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正想着还是自个儿解决的时候,那身影又回到了自己眼前。

 「你干嘛?」叶修不能明白的看着韩文清搓热了两个暖宝宝,又裹进一条小毛毯里,再轻轻的盖到自己肚子上,「热敷,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买东西。」

 才被调整成一般的睡姿,叶修又忍不住稍微缩了缩,不断有东西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异样感让她很不好受,也只能用总会慢慢习惯的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

 不久,韩文清回来了,进浴室放下她的卫生巾,过一会儿又走进来,递给她一个保温杯,「黑糖姜茶,我还加了一点肉桂,喝了应该会舒服一点。」叶修从被窝里钻出来接过杯子的时候,韩文清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现在这双不大的手,手心里都是冰凉冰凉的冷汗。

 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看着她小口啜着杯子里的茶,韩文清默默的回想起,难怪这阵子看到叶修吃饭的胃口总是不怎么好,自己早该发现,然后让她少碰点生冷的东西、早点睡的。

 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情不自禁的在关心着,照顾着眼前这个本该是一生对手的人?只是因为她现在是个可人的女孩儿吗?

  「老韩,老韩,你发什么呆啊?」听见声音,韩文清一下回了神,「这你做的吧?」她示意手上的杯子,「你怎么知道这些……生活知识的?」「姜茶是新杰从网上看来的,其它的是苏沐橙说的。」听到这里,叶修不禁笑了「你还真是……照顾的这么细心?不管啦,这些好好记着,哪天追女朋友都用得着,我还能给你练习呢!不过人得先没给你那钱包脸吓跑。」

  不是,是因为这颗,随时重视着自己的心,他看清楚自己的答案了。

  话音刚落,韩文清正色的看着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照顾你。」听到这话,叶修一下也蒙了,「你没在开玩笑吧老韩?」「我是认真的。」

  她把空了的杯子往边上一放,靠在床头,换上了严肃而理智的一面,无半分惧色的对上那张能让小孩停止哭泣的黑面脸,她缓缓的坚定的开口,「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因为羽化才变成现在这样的?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我知道。」        

   叶修一下征住了,自己千百个不愿意变成这样,因为有一样东西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也不想改变,一路保持上来的习惯、作息、生活、态度,都为了守护这个一路闹腾的关系,为了珍惜这个和自己站在同样高度的可敬的对手,更为了不断提醒自己继续隐藏喜欢他的心意,以前能靠着没可能停止去想的事,在掌握了一丝可能性之后,却反而没有伸出手的勇气了。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用一种好像很遥远的语气开口:「老韩啊,我记得有初中时候有一回我病了,请假在家好几天,想着这次保不定你要超过我了,没想到最后你来给我送笔记,我很惊讶的说:『有这么帮助对手的吗?』你记得你那时候说了什么吗?」韩文清不明白她突然说这个做什么,却还是顺着话接下去:「我说:『趁人不备,胜之不武。』」叶修闻言,勾起起浅的一笑:「我那时候就想:『这人太有趣了,肯定和他做一生的朋友。』可是后来一次次和你拼着闹着,我一点一点觉得不满足了,在我想清楚以前,就发生了那件事,羽化的过程,其实是在一个像茧一样的东西里,我醒来第一个想到的竟然就是:『完了!连对手也当不成了吗?』可是你看哥哪里会输给这种小事?」韩文清注意到她换了自称词,「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栽你手理了,但是我尽量什么都不改变,因为我不希望你知道,我说完了,听过这些,我再问你一次,韩文清」她用本名称呼他,认真的不能再认真,平时那欠打样子收的一干二净「你不打算更改你的答案?」韩文清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抱住了她,一下他感觉肩膀被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沾上了,还听到怀里不清楚的声音抱怨着都是现在的身体泪腺发达。

  知道了彼此在对方心中的重量,心里面多少踏实了一点,日子继续过,一如继往的亦敌亦友再多上一条,亦情人。

  迟来的幸福,却很吝啬,一个月后叶修又开始不正常的犯困,起先也不太在意,可是睡眠的时间愈来愈长,最后韩文清陪着他去了医院,发现是羽化后的适应不良,要再入院观察,经过更多的检查,医生宣告了一个残酷的结果:不久后她将再度进入睡眠,可是醒来的时间未定,也有可能会变回男孩子,家里人忙,叶修也没打算麻烦他们,通知了一下就继续在这边的医院住下,韩文清假日几乎都陪在他身边,平时就视讯,珍惜着也许是最后的时光。

  再过了一个月,叶修就进入了茧,原本韩文清想着不去毕业旅行了,却还是带着相机和一只叶修放在床头的手办一起参加,回来以后,仍然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去看看叶修的状况,暑假末开学前回来第一件事也是去看他,这次他终于去和那个茧说话了,其实他并不知道叶修在里头到底能不能听见,但是想到再来开学之后,就升三年级了,叶修再不醒来准备大考,他们就再没有机会做同学了,他轻轻得靠到茧的一边,低声的说:「你这家伙还要没出息多久?」他顿了顿,像是挣扎了很久才又开了口:「我想你了。」

  没料到那茧竟然开始有了动静,慢慢的打开来,只见叶修吃力的从里头钻出来,韩文清赶紧伸手抱住他,就听到熟悉的声线熟悉的嘲讽:「老韩你急什么?哥为了出来能还能和你领证在里头努力,再四五个月就成,给你一句话激出来了,你要不要负责啊?」韩文清一下收紧了手,压抑着满腔的感动温柔的说:「负责。」叶修给他回得脸红,又补一句:「以前说一直照顾我,还算数吗?」「算数。」他想起了结茧前的那一晚,韩文清对他说:「我等你回来。」叶修也狠狠的用还不适应的身体抱紧了韩文清,他轻声在韩文清耳边说:

「我回来了。」

 

 

 

This story is over, but their love won’t.

 

 

喔我第一次一口气写的这么长啊都要没气了(呼

谢谢看到这边的姑娘啊~其实这梗挺不错的,被我表达的不好很抱歉,原作的结局其实还是变成女孩子的,虽然五年后男主角最后说:「是男是女都好,拜托你回来吧!」让我和小伙伴们感动的不得了,可是在用这个梗的时候,我想老韩和叶神的感情应该是在都是男孩子的时候就种下了根,羽化就像催化剂,只是给了一个正视自己感情的契机,而且老韩真汉子应该不用烦恼五年(喂

从茧里出来……是没有衣服的(不要破坏气氛啊色鬼

Btw能一圆我写痛经梗的愿望很高兴还有各位可以自行想象一下老韩去买卫生巾刷男友力的样子ww

 

留评论和我聊聊我会很感谢你的^^

 

期待下次见面啦~


评论(9)

热度(17)

© 九節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