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地/小段子/随笔
简繁夹杂,爱挖坑脑洞深不见底……

欢迎留言、噗浪找我玩:)

[韩叶/微伞修]钻心蚀2

这是个上课不上课的产物,请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回头望自己坑坑相连到天边

*第一次写韩叶啊,如果ooc了请轻拍,我真的不太会嘲讽

*刘白告万年反派注意(真的挺黑的

*坏人不够多有点烦恼

*一点点二设有,就是一开始叶修就是叶修了,叶秋是他弟(你在说什么w

*这篇有伞修(回忆)占tag,不适合请跟我说,谢谢。


第一集请走这边--->1

 

以下,正文,开虐,慎。

 

  「刚醒来连气都喘不上,就顾着贫嘴。」闻言,那人也只是苦笑着摇头,背过身去斟了一杯水,把床上那人小心的扶起来,让他稍微靠着自己,小心地不碰疼他身上的伤口,然后喂进一点水。

  稍微缓过劲之后,叶修开口:「我只是……太惊讶了,你丢下毛头小子们?」先不管在王杰希调进朝廷做国师之后,两边都忙的情况下他们有多久没见面,能让国师离开京城,那得是出了多大的事儿啊?

  听到叶修醒来了,韩文清立刻放下笔,坐到了床尾的地方,面色凝重的看着他,正想着要开口的时候,眼前的人却勾起一个浅浅的笑:「老韩啊,我知道你想问的事不少,但再让我歇一会儿吧,这次小命都要差点没了。」说话虽然已经能连成一气,可是发声却很轻,不难判断出主人的身体情况真的不佳。

  扶着他再躺回去,王杰希又探了探叶修的体温,稍稍退下去了一点,却还是有些烫,看来真的是身上的伤太难受了才醒过来的,王杰希不禁想,到底练武之人的身体底子还是好些,这要放一般人身上早就受不住了,或是该钦佩这人的毅力过人呢?

  看着叶修又沉沉睡去,王杰希才站起身对韩文清说:「麻烦韩将军先照看着了,我去外头煎药,刚刚写的方子,药材应该备齐了吧?」「我想是的,还缺什么,尽管告诉新杰。」王杰希点了点头,轻声的迈步出去。

  韩文清看着叶修睡下了,却睡的不安稳的样子,心中浮出一股郁塞,自己一直以来当作对手的人,有天真的倒下了,给自己的感觉居然是一种不舍,他怎么想就怎么不明白,明明两人一直以来总是在竞争,直接比武艺也好、比能立下多少军功也好,能把对方踩下头,就收获一骨子成就感,怎么不知不觉竟变成一种珍惜,珍惜一个和自己追求同样目标的人。

 

 

 

  「沐澄!我回来啦!你看我今天抓到了什么好东西?晚上加菜啊!」爽朗声音的主人推开一扇略显破旧的小木门,屋子里的女孩一听见归人的声音,乐呵呵的撇下正在练习的字帖,「咚!」的一声跳下板凳,直奔着入门的少年去。

  原本坐在沐橙对面的少年见到眼前的景象,边笑着摇头,边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哥哥你今天回来的早了啊!」小女孩显得非常高兴的开口,「这不是想妳了吗?」少年笑着回答,「唉呦!兄妹情深啊!哥看了好羡慕。」收桌子的少年故意带着醋溜味儿的说。

  「阿修你少在那儿贫嘴,等等的野鸡没你那份。」少年笑骂到,一边取出包里的战利品,让苏沐橙拿进厨房去料理,看了一会儿她忙碌的身影,又转身回来看着叶修:「我说阿修啊,我今天进城交货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你想不想进学堂当先生啊?」叶修一脸好笑的回答:「苏沐秋你在捉弄我吗?」「不是,我是认真的,你看你写的一手好字,四书五经也读得很通……」叶修出声打断:「不过略懂而已,我对孙子比较有着墨。」「可是教教启蒙应该还成吧?」叶修没有作声,苏沐秋就接下去说:「我看到他们在征教书先生呢!你就去试他一试吧!」

  「我……不想进城去。」叶修低下头,避开苏沐秋的眼光,后者看他的样子,一个机灵才想起这人的背景的确不适合,不然早让他跟着自己当跑腿了,劲头儿也就弱了下来:「抱歉,我一下高兴就忘了,不然我们弄个给村里小孩的小学堂吧!」语毕又是眼光发亮,叶修无奈的摇摇头,笑说:「你就这么想我教书啊,其实我武功也挺行的,要不明天比划比划?」「行啊!来就来!」谈笑之间,晚饭备好了,三个人同桌吃饭,叶修在这里找到了他失去的童年。

  利箭与矛飕飕划破空气的声音不绝于耳,过了数十招之后稍停下来,「阿修你还真的行啊!」苏沐秋抹去脸上的汗,给了一个惊喜的神色,「你不帮我工作真是可惜了……可是你不教书也可惜……唉呀我知道了!你在农忙的时候和我出去找东西、打猎,农闲的时候把附近的孩子们找来吧!」「在你这儿吃饭还真不容易。」叶修不禁感叹起自己当时为什么迷迷糊糊的被这人忽悠回家。

  风儿轻轻的吹,鸟儿在树梢唱歌,田里是刚插下的秧,岁月静好,这是他们初见的第一年。

  此后,日子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来年,看沐橙的身高又拔高了点,有一回两人出门,沐橙到朋友家玩,叶修对着树上问:「你不打算教你妹妹射术吗?要是你没空,我教她枪术也成。」苏沐秋从树上一跃而下抛给他一颗饱满的果实「我想让她继续读书,喂,尝尝吧!」顿了一会而继续说:「那样的日子,过得比较不苦。」「至少把你新做的机关弩给她玩玩,权当防身吧,你也当心着点,最近,我老有不好的预感。」「是是,先生教训的是。」「苏沐秋你又损我!我很严肃的!」总是带着温和微笑的少年突然拥住他,低声的说:「别怕,我们三人会一世长安的。」

  他知道叶修的不安其来有自,上回他抱怨城里盐和铁涨价了,害得他做新武器的脚步必须缓一缓,叶修闻言之后告诉他,战事近了,要他小心一点,各郡兵源不够就会往乡间动脑筋,他只是笑叶修被以前的事影响太深,却也默默的想着万一是真的该怎么应对。

  然后他们一起坐在树下吃果子,苏沐秋思量了一下开口到:「阿修啊,我三天之后进城,恐怕久一点才能回来,你帮我好好照顾沐橙,城里真的像你说的开始乱了,这次回来之后,我就依你说的暂时不接新的任务了,就在这儿闲云野鹤吧!」「给我一个靠谱一点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叶修的声音听来有点闷闷的,苏沐秋望了望稍远的稻田然后回答:「现在是初春吧?秧苗拔的膝盖般高的时候,我就回来。」又给了他一个,一如初见时的笑。

 

 

 

  叶修一睡就是三四个时辰,中间韩文清除了实在倦了就到书桌趴一会儿,其它时候都守着他,替他擦汗或是照看伤口,直到王杰希午夜端着药进来,本想着自己虽然离开本业有些时日了,却总比一直是武将的韩文清会照顾人,没想到那份细心真是一点也不含糊,就连自己提出上半夜煎药的时候,有侍女看着火侯,自己已经休息过了可以换班一事,对方也想都不想就拒绝了,王杰希甚感意外。

  「已经有劳先生了,您请休息吧。」「医者仁心而已,等等喂了药,我再替他把一下脉。」韩文清不再多说什么,确定了一下药的温度之后,往床边的小桌上放,就坐到床边把叶修叫醒,这时却听到他不断呓语着一个陌生的名字,一时间飘散的药香,好像多了一丝苦涩,让他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叶修,起来吃药,还困也等会儿再睡。」听见呼唤的叶修呜噎了几声表达抗议,就想着继续睡,来人却不放弃的又加重语气叫他:「叶修!起来!」他也只有心不甘情不愿的撑起身子,可是高烧刚退的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一下就要倒下去,有一手臂温柔却坚定的揽住他,将他扶到床头靠好,把苦涩的药液灌进他嘴里,可是来人似乎很心急,他一下噎着了,赶紧推那人一把,然后就死命的咳起来,有一双手轻轻的抚着他的背替他顺气,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叶修喘着气,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韩文清,不禁一惊,自己睡着的时候,该不会都是他照顾的吧?

  被这么一苦一呛都清醒过来的叶修,觉得身上的伤虽然还疼,却已经精神了不少,看到外头暗了的天色,本想问问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可是看到眼前不知怎么又进入黑面状态的韩文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药吃了,他笑说:「我自个儿来吧老韩,你的技术真不怎么样。」后者闻言皱了皱眉,却还是将一旁小桌上的碗递过去,确定叶修双手都扶住碗之后,他正要将手抽离,却听到叶修又说:「等等,老韩你别松手,我的手好像……使不出力?」

 

 

好像有点爆字(偏头)原本伞哥是想写在番外的,可是我有小小的恶趣味,呵呵~

写到自己的灵感发源地了,很开心,到底叶神能不能重回紫禁之巅,啊不对,重返斗神宝座呢?请待下回分晓: )

我好像埋了太多梗了,这篇的篇幅让我好担心……从上下变成上中下了,会不会变长篇啊(掩面

欢迎大家留言和我玩喔,上一集的我看得好开心啊,谢谢你们~


评论(10)

热度(15)

© 九節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