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地/小段子/随笔
简繁夹杂,爱挖坑脑洞深不见底……

欢迎留言、噗浪找我玩:)

[韩叶]钻心蚀1

这是个上课不上课的产物,请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回头望自己坑坑相连到天边

*第一次写韩叶啊,如果ooc了请轻拍,我真的不太会嘲讽

*刘白告万年反派注意(真的挺黑的

*坏人不够多有点烦恼

*一点点二设有,就是一开始叶修就是叶修了,叶秋是他弟(你在说什么w

*如果出现了其它人,请相信这世界上有纯纯的友谊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壁上点着的数盏烛火摇曳,忽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透出来人的着急。

  匡啷一声,牢房的门被粗暴的打开,脚步声的主人流星大步的踏进里头,眼神一扫就看到地上倒卧着一个一丝不挂的人,原本就不好的脸色上更皱起了川字型的眉头,他一个剑步向前就将身上的毛皮披风解下,也顾不得牢房地上脏,和那人身上已经数不尽的血污,就一把把人裹紧了拥进怀里,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么大的动静,被抱着的人挣扎着睁开了一只眼睛,勉强用已经嘶哑的声音挤出了一小句话:「怎么是你啊……老韩……」还加上一个称得上是招牌的嘲讽笑。

  没一会儿就已经在登上楼梯的韩文清听见叶修的声音,连头都没低就轻轻回了一句:「别说话。」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容违抗,一如既往。

  外头天气寒冷的刺骨,略微飘着白雪,韩文清不禁觉得听从自己副将的建议,带一辆马车来是正确的,这人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没法自己骑马,不,可能连让人载都没办法,正这么想,手又不自觉的紧了紧,他三步倂做两步跳上了马车,就下令让驾车的士兵出发,随之而来的莫约二十人左右的精英也立刻依照安排的队形,将马车围绕在中央,火速向霸图驻扎的军营前进,毕竟,此地不宜久留,叶修的情况也是刻不容缓了。

  上了马车,韩文清这时才有余裕能够看看叶修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多了,本以为就算被嘉世召回去,也应该会以宾礼待之的,没想到居然是假定的情况中最糟糕的一种,看来自己果然把那帮人想的太好了,即便对待以往的大功臣,他们也什么都做得出来。

  韩文清轻轻的解开了为他披上的衣物,看见那身躯上满布的伤痕,心里莫名的就泛起一抽一抽的疼,皮鞭、倒刺鞭、束缚绳……刑具留下的痕迹,自己能认出的就不只三种,何况那些认不出的?光是看就令人难以想象是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忍下这一切,再看看这苍白的脸色和已经有些起皮的唇,也能推断这十天以来,这人肯定几乎没什么进食,那双本该白皙漂亮的手,此刻也是伤痕累累,而且冷静下来又靠的这么近的情况下,几乎立刻就能感觉到这人身上发烫的体温,很明显应该是体力不支加上伤口感染引起的。 

  望了望从上车开始就因为放松下来而陷入昏睡的叶修,再看了看马车的一角

的两个小罐子,韩文清拾起了上头画着蓝色花纹的那只,右手单手旋开了盖,左手晃了晃靠在自己身上的叶修,然而后者却只有迷迷糊糊的发出几个音节,就又昏睡过去,刚刚那股异样的感觉又升了上来,饶是韩文清此时也拿不出平时那不容拒绝的态度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把瓶子靠到叶修的嘴边,在颠簸的马车上,以不符合历来给别人印象的小心和温柔,一点一点把里头装的蜂蜜水喂进去,霸图境内少有的珍品,在一路的摇晃里洒出了不少,他却是一点也不可惜的样子。

  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完了,他干脆让叶修躺进自己怀里睡,叶修补充了些许能量的身体,似乎更开始意识到了先前的损耗,温度变本加厉的提高,不住难受的喘息,双眼紧闭,额上布着一层薄汗,韩文清只有在马车和骑兵停靠驿站换马匹的时候,命人收集了一些干净的雪化成凉水,撕下自己衣服的一角,沾着替他擦拭没有伤口的地方,希望能多少让他舒服一点。

  一会儿发冷的时候,他无意识的就直往韩文清怀里钻,微微的颤抖,后者只有又脱下一件外衣,将叶修和自己靠的紧一点,试着把温暖传递给他,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韩文清脱下的衣服几乎都给汗湿了,好容易捱回了霸图,马车一到达将军府,韩文清也顾不得外边下雪,穿着单衣就抱起叶修往屋里边跑。

  留守的张新杰一看见自家将军回来了,脸上却看不到营救成功的欣喜,反而是眉头紧皱,立刻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妙,幸好自己早有准备,看到韩文清往卧房直奔而去,他也索性省了礼节,到上宾房里把自己先前请来的客人请出来。

  把怀里包的像颗馒头的叶修放到床上安顿好,张新杰也正好领了人过来,韩文清不禁给了副将一个赞许的神情,永远冷静的分析,永远先做好所有准备,最小的可能性也多加思量,这就是和自己合作无间的副将。

  「突然找我来作客,我就想着事情恐怕不单纯,果不其然。」来人一进门就是一记开门见山,一袭丝绸玄衣显示他并非武将,而应该是隶属中央的某个部门且位阶不低。

  韩文清也没有要多加解释的意思,简单扼要的就是一句:「没错,有事相求,麻烦先生了。」语毕就让开了床边的位置,让来人能上前细看,自己则和副将退到一边,然而眼神却没有离开。

  看到床上究竟躺着谁的时候,玄衣先生吃了一惊,眼睛不禁睁大,显得更不对称,然而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细谈的好时机,无论如何还是救人要紧,便开口:「让人去客房拿我的药箱来!还要处理外伤的东西,你们府里有什么拿什么。」副将立刻召人去办,也替将军再拿件便衣来,东西备齐,不消一刻,那玄衣先生已经处理完了外伤。

  看到治疗已经告一段落,韩文清这才向前一步开口问:「叶修他的情况如何?」「现在看来身子很虚弱,但我想把伤养好之后,再慢慢补上,应该不是大问题。」玄衣先生一边写着处方一边回答。

「是吗……」韩文清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点,「那就劳烦您了。」然后他转身对张新杰说:「把这几日的工作拿来吧,我在这儿处理。」后者转身出门去办,这时那玄衣先生又开口了:「你,或是你们,还瞒了我什么事?为什么叶修会是这样子出现在这里?」他说的很轻,兴许是不想打扰床上的人静养,但语气里却是隐藏了些许的怒火。

  「营救叶修一事,是我和新杰一起策划的。」韩文清也毫无惧色的回答「我们在三天之前,收到一只老鹰送来的纸条,上头没有署名,但我认出那是叶修和他徒弟通信用的信使,那纸条上就只写着一个嘉世境内的地名,和一个『速』字,我们就猜恐怕是出了什么状况了,果不其然。」先生听了也只是颔了颔首,就不再说什么,回过头要替叶修换帕子的时候,发现他的睫毛微微的颤着,似是要醒来的样子,就试着唤他:「叶修?叶修?」

  只见那双眼睛吃力的睁开了一条缝,顿了一会儿,它不安生的主人就艰难的开口:「怎么这会儿…..换成大眼儿啦……靠这么近想……吓死哥啊……」

 

 

tbc

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晓喔: )

说了一大堆好像还没到剧情啊QAQ

我是不是让老韩有点儿壕(远目

总之会是HE或open的,姑娘们可以放心^^

Ps其中的官制大概有点像汉朝时候的各诸侯王郡的状况,我假设战队老板是诸侯王,而队长就假定成真正管理那块地方的人,基本就是那时候的诸侯其实只有财政权,其它事都不怎么能管这样,我想了好久才找到这适合的关系模版啊(笑)

谢谢姑娘看到这儿啊~求留言和我玩咩♥


评论(21)

热度(44)

© 九節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