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地/小段子/随笔
简繁夹杂,爱挖坑脑洞深不见底……

欢迎留言、噗浪找我玩:)

[周江]白鹤报恩02

依然短短的第二集,预计五发完结吧

上一章走这里喔--->1

 

02故人归

 

  周泽楷愣了一下,刚要开口的时候,面前的人却像猜中了他的心思一样,早一步回答了他心里的疑问:「喔,我已经没事了,昨天只是有些累,睡饱了就好,我想你早上起来应该饿了,就擅自用了你的厨房,你不介意吧?」语毕又是浅浅的一笑,衬着洒进窗子的阳光,暖的好像能化掉屋外满林子的雪。

  一下子周泽楷也不知道还要跟他说什么好了,他本就是个不善交际的人,也只有笑了笑对他点一点头表达自己不介意,看见算是回答的反应,江波涛请他再等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两个人隔着桌子低头吃着江波涛一早忙乎出来的杂炊,乡间挺常见的一道菜,他做的不好也不坏,但是很久都是自己孤身一人的周泽楷觉得能有人一起吃饭,让简单的早饭成了比城里酒楼甚至宫里佳肴都好的美味。

  饭毕,周泽楷起身正要收拾,就被江波涛拦着说自己来就行了,害他又只好开始思考是不是该先说些什么?幸好江波涛整理好了之后回来,就先开了口问他:「还没来得及请教该怎么称呼您呢?」周泽楷想来也才注意到,有些局促的回答他:「周泽楷。」「这样啊,那我喊你小周好吗?你也叫我小江就好了。」没有错过周泽楷脸上闪过的一丝疑问,他接着说:「是这样的,我从我的故乡出来,要去拜访一个亲戚,可是他却已经离开了,回去的途中遇到暴风雪,幸好你救了我,为了报你的救命之恩,希望能留在这里帮你一些忙,还望你不介意,伙食和生活费我会自己……」「没关系,好。」周泽楷难得打断别人的话,明明对陌生人该有多一些戒心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好像能把隔阂都融化掉,几番料中自己的意思,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就连他提出比较亲近的称呼时,自己也不觉得奇怪,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用在这里似乎正好: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于是他一时就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理由鬼迷心窍的让人留下来了。

  说起来日子没什么变化,每天他还是像之前一样画画,然后拿到一个名唤方明华的熟识商人那儿去寄卖,差别大概就在以前还要记得去市集买一些食材,或是生活用品,现在有人代劳,连洗衣做饭打扫他都得百般坚持才帮的到忙,日子过得平淡却轻松愉快。

  「小周你看,这是斜对门的太太给我们的渍菜呢!她说第一次做,量控制得不太好,让我们尝尝看也帮她吃一点。」江波涛很快就和这里的人打成一片,村里的太太小姐们喜欢找他聊天,顺便就往他手里塞各式各样的小东西。

  他说话的主词常常是「我们」,周泽楷不讨厌这样。

  周泽楷在书房里作画,江波涛就在他的大房子里忙,也许打扫,也许照顾外头的一小块菜田—江波涛相信那儿荒废了挺久,绝对不只是严冬的关系,偶而也搬张椅子坐在他身边看他画画,看那只画笔勾出荷花的清丽,桃花的冶艳,松的空寂,竹的坚韧。

  「小周画的画和你的人真像。」江波涛有次对周泽楷这么说,后者偏了偏头显出了疑惑,惹的江波涛又是一笑:「很静,却有很多内涵。」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渐渐地自己看画的时间少了,盯着那张专注的脸的时间多了,后来他再回忆起来时,每次都希望时间就定在那儿再不要往前走。

 

tbc

 

 

呜,下次就会开始剧情了,我试着让对话多一点,写日常果然好难啊,要再努力了


评论(12)

热度(16)

© 九節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