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地/小段子/随笔
简繁夹杂,爱挖坑脑洞深不见底……

欢迎留言、噗浪找我玩:)

[全职] [宫廷paro ]暗香来 花团锦簇(00、01)[喻黄]

花团锦簇(00、01)[喻黄]

設定在这边请轻戳^ ^

  00.

    这是一个极盛年代,宫廷中各个角落里,文武百官与宫人们交织的灿烂话本。

 

    荣耀王朝第五任帝王叶修登基,是为循夏历元年,循夏四年科举广纳天下贤才,五年亦同,而后循夏六年,殿试上皇上亲自面署评定各等第,蓝河在那年录取进士,入朝为官。

 

 

  01.

  仲春几个难得的暖日子里,新科进士蓝河正尽责的完成他新手上路的第一份工作:各部门间的文书联系,要是哪个部门有需要就留下来帮忙做一点事,每一届的新人都有这样的实习期,能同时缓解各部门的工作压力,各部门的点评让礼部容易分发人手,又能让新人们见习,算是一箭三雕,也就一直保留着这样的惯例。

  到了户部,门前的小庭子四角都种着翠绿的竹子,飞檐下的柱子和其它地方一样漆成暗红色的,捧着手上为数不少的书简,其中大部分都是要尚书亲自批过才行的重要决策,蓝河开口问门口的侍卫:「请问户部黄尚书在吗?」谁知道侍卫一脸奇怪的看着他,才回答:「尚书大人不在。」顿了一秒之后看清蓝河身上的示牌才又开口解释:「有急事找大人的话,他通常都待在礼部。」

  纵然疑惑着为什么堂堂尚书大人常常不待在自己的办公处,却偏要去串门子,蓝河还是弯起一个浅浅的笑,谢过侍卫之后往礼部前进。

  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礼部门口,一样让人通报了之后领了路进去等,带路的侍从带着他到尚书办公用的书房,就先行告退了,蓝河进门的时候依照规矩喊了声「进士见习蓝河打扰尚书大人了」,就迈着步子向里头走,果然他看见了他要找的户部尚书──坐在礼部喻尚书身旁──正在帮忙写着批示,没有穿前几日在朝廷上看到的那套朝服,而是一袭浅鹅黄的便装,也没有戴正式的头冠,就只是稍微束起来,几缕比较短的青丝就随意拨到耳后,老实的蓝河心里只想着两件事,第一件:这不算越潜吗?第二件:敢情黄大人您自己的卷子批完了吗?

    等到他都走到了办公桌前,两个人才一同抬起头来看着他,蓝河还没想好该说甚么好,喻文州就先开了口:「辛苦你了,你是今年殿试上那个蓝河吧?给少天的东西放那就好。」语毕,他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又低下头去翻看那成山的文书,他同样也没穿着朝服,深蓝色的外袍绣勾着几笔银色的纹路,内敛而不失华美,一头长发不若户部尚书那样随性,整齐的梳理过,从耳侧分流绑了半头的样子,偶而用那精致的像艺术品的手拨过长的有些略长的前发。

    春天的阳光洒进窗,把一切点染的如画,如果给那宫廷画师看到了,肯定要偷画下来分享给她姊妹淘的。

    走到外推的圆窗边,把怀中的一迭书简往下头茶几上一摆,外头是礼部的小庭子,和户部种了竹子不同,这里种的是杏树,春天开了花美不胜收,蓝河却没怎么注意,心中想着自己还是应该和前辈们请安,却又不好打扰人家工作,就这么一边打算着一边又走回桌前,这回倒是黄少天停下了笔,看了他一眼之后说:「唉呀你就是那个小……蓝河啊?怎么样工作还习惯吧?我告诉你啊以后给我的东西直接送我这里就行了,你到我那儿谁也找不到的,如果找侍郎就行的你就送钦天监翰文十有十一肯定在,但钦天监离这里挺远的,那小子怎么就总爱往那没趣的地方跑,难不成练剑啊?」话说的又多又急,蓝河一会儿还没回神就听他劈哩啪啦说了一大串,好在虽然后来愈来愈情况不明,但重点还算明了,就是告诉他以后东西该往哪里送。

    最后他也只好回答:「大人的指点,卑职明白,蓝河一介新人,以后还劳烦两位大人指教了。」说完他深深的一鞠躬。

    「我们的年纪其实差不多,以后指不定就是同袍了,别处不说,来这里不必多礼。」两人望着他行礼,最后是喻文州发话,响应了蓝河这个在他们眼里算的上多礼的行为。

    最后两人也都起身,略略的点头算是回礼,毕竟官阶的差异明摆在那里,说要同等礼节还是真怪了,蓝河又鞠了个躬,就告退了,他还有好多地方要跑呢!

    这新科进士前脚一走,那如画的风景就差不多打回原形了,黄少天笔一放,大喇喇的把头靠到喻文州肩上,嘴上没闲着一边发难:「我说队长啊你干什么刚刚踢我的腿很痛啊,就那个人能叫他小蓝河我叫不得吗?看那孩子老实的什么样,以后在朝廷上斗的过那狐狸吗?我对我们日后的眼睛安危表达深深的忧心啊,要成天在上朝的时候眉来眼去还奏不奏议?」

  喻文州彷佛习以为常一样,不为所动,只是用温柔的向窗外阳光一样的嗓音回答:「少天别成天说陛下是狐狸,还有……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只能还治其人之身了,不是吗?」边说边用左手缓缓的揽上身边人的腰,「喂喂队长你的手规矩点,看看那边一大迭我最近事情多的紧别有什么非分之想啊!」外边说是效率极高锋利如刀的户部尚书,此时脸都要红到耳根子上了,赶忙伸手一挡,直起身子。

  「可是少天都能来帮我批文了,看来是还行有余力的吧。」暖暖的声音却一步步放下陷阱,「还敢说呢队长户部唱空城还不都为了你批文实在太慢了照这样下去各步都要没有人手好用了我只好来帮把手啊我不是在笑你的手慢,谨慎点总是比较不出错嘛!」意识到自己又踩到人的痛穴黄少天赶忙着改口,可是似乎为时已晚,窗外飞来了一直白鸽子,喻文州往牠脚上绑了一小纸条,放飞。

  「喻尚书大人您做了什么?」他惊的连话都少了,称呼也跑样了「我送信给翰文让他来拿书简回去替你批,趁他来之前,我们把刚刚的事情完成。」那总被嘲笑的手速,不知不觉已经褪去了那浅鹅黄的外袍。

  「会送来这的是一定要我批的啊而且就算钦天监远翰文的脚程可快了等等他看到了就不妙了啊深谋远虑的礼部尚书大人您好好想想!」原本就快的语速紧张起来更是惊人,等着他的却还是不慢不紧的回答:「少天你答复让翰文写了盖你的印就行,至于来不来的及?看你的表现了。」户部尚书答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反驳,却已经被熟悉的唇封上了嘴。

 

窗外,春光和旬,花开鸟鸣。

end


后记:

唉呦我第一次写完整的文啊啊啊,好复杂的心情……

赶着愚人节的尾巴(傻笑

我自白一下其实本来打算用一发做小蓝的各部门探险,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变这样(倒地

说一下<花团锦簇>系列基本就是介绍一下部门,闪一下(喂),埋一下梗。

第一次有送提示~烦少叫喻苏”队长”不是bug。

历法的名字有一点点意义,不过我想应该只有我知道(噗

这脑洞会开多大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再倒地

这次是户和礼呢,下次魔爪伸向谁好呢?(偏头


评论

热度(9)

© 九節木|Powered by LOFTER